目前中国在澳洲的矿业项目
2020-03-14 03:2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瑞贝卡则直接选择了澳大利亚一家海外矿产的矿权,并以几千万的价格将其购至囊中。其董秘陆新尧曾如此评述瑞贝卡的澳洲投资:“那个时候抄底,现在再出售的话,至少要2亿~3亿元。熟悉我们的人都知道,瑞贝卡一向作风稳健,不会随便投资,但也不放过合适的投资机会。”

澳大利亚北方能源公司昆士兰1.43亿信阳钢铁2010年

时至今日,由洛阳栾川钼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洛阳钼业)并购力拓旗下澳洲北帕克斯铜金矿的“闪电战”仍被津津乐道。

豫光金铅则是通过认购澳大利亚kbl增发后全部股票的15%,约2080万股,同时支付500万澳元以获得kbl在西澳库纳纳拉地区sorbyhills铅银锌矿山项目25%的权益。

以人力资源为例,尽管大家都知道澳洲人力成本高,但不到澳洲来,不了解究竟有多高,诸如在珀斯街头常见施工现场有人手持一个“stop”的牌子,这种类似中国交通协管的工作年收入往往不低于10万澳元。

资料显示,澳洲北帕克斯铜金矿是澳大利亚第四大在产铜矿,自1994年投产以来,已经持续生产超过19年,累计出售的铜精矿中含有超过80万吨铜金属和110万盎司黄金。在2012年,该矿就生产了含5.38万吨铜及7.2盎司的铜精矿,产生超过2亿澳元的经营现金流。

而来自安钢旗下的信阳钢铁同样来势汹汹,公司以1.46亿元收购了澳大利亚煤炭公司北方能源(northernenergy,nec:au)12.7%的股权,在获得一个董事会席位的同时,更成为第一家成功收购海外资源的小钢厂。

再比如,澳洲政府非常尊重土著文化,法律认同某些土著居民在欧洲人到达之前在土地上建立起的所有权体系。企业需要自己同所投资区域内的土著谈判,政府不能干预。矿业投资者除了要保护文化遗址,安排土著就业外,还要按照采矿量给予一定补偿。

在随后的2011年,义煤集团也加入征战澳矿的大军,并在澳大利亚设立kunqian能源公司在澳洲寻求参与煤炭交易及煤矿开发、生产和运营的机会,随后又与大通集团澳洲有限公司合资成立udmingindustry(澳洲)有限公司,并收购了澳洲煤企endocoal。

这意味着,包括豫企在内的中国企业要想深耕澳矿,并构建新的战略版图,其最有效的途径就是本土化,让“西方的问题由西方人来化解”。而洛钼已经在这样做了。据悉,洛阳钼业在成为北帕克斯铜金矿的新主人之后,续聘了原有管理团队和所有员工,并继续由他们管理负责,“对其运营仅在股东会、董事会和特别委员会层面提供指导和支持”。

但是,就在洛阳钼业乘势强势杀入“澳矿”版图的同时,也引起了全球业界的一片啧啧之声。洛阳钼业是谁?会吃得消吗?因为,此前能在澳洲矿业领域掀起话题的中国企业,除了央企还是央企。

矿产是上帝给予澳洲大陆的恩赐。200多年来,越来越多的面孔、势力与之产生交集。最初是英法来客,后来是俄罗斯人,再后来是日本人,如今澳大利亚广阔的内陆荒原上、湛蓝的天空下,更多出现了“黄皮肤”身影。这其中有不少豫企力量,诸如中联矿业、洛阳钼业、义煤集团、神火集团、豫光金铅、瑞贝卡、信阳钢铁等。

洛阳钼业董事长李朝春十分认可,并表示对于志在并购的中国矿业投资者来说,从众多强大竞争对手中拿下它,仅仅是第一步,仍要跨越人力成本、环保、土著、基础设施、后续投资等障碍。

“洛阳钼业是豫企投资澳矿中最大一笔,也是精彩一笔,但远远不是全部。”澳大利亚(河南)中原联谊会的一位办公人员告诉记者。

一位在澳洲投资多年的中资企业负责人表示,国内经常喊开发澳洲,但我想说的是,目前中国在澳洲的矿业项目,还没有哪个敢说完全成功了。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在释放更多的优惠政策信号。在其刚刚公布的政府预算中,计划在4年内划拨1亿澳元用于“勘探开发激励机制”,以鼓励初级矿企勘探未开发地区(greenfield)。若初级勘探公司开发未开发地区,其澳大利亚股东可以利用epi抵销税款。

据了解,在澳洲被发现之后的200多年间,先后有英国、法国、俄罗斯甚至是日本等资本淘金其中,而让中国企业迎来投资春天的时间节点是爆发全球金融危机的2008年。此后的几年间,众多的中国企业组团前往澳洲“抄底”澳矿,其中就有不少河南企业。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它们并不是最早在澳洲实现“跑马圈地”的豫企。早在2007年,神火集团就通过招标,取得了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塔瑞宝煤田探矿权,成为国内首家在澳大利亚直接取得煤炭资源探矿权的企业,勘探区面积200平方公里,已探明煤炭资源储量1.57亿吨,煤种为优质动力煤。

的确,尽管洛阳钼业经过多年发展,已是国内第二大钨精矿生产商,国内最大、全球排名第四的钼生产商,并且先后打通了港交所与国内a股的资本通道,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a+h上市公司,但是相对于国际矿产巨头仍有不少差距,其中也包括知名度。

十分值得一提的是,这一由河南企业主导的跨国并购,被称为“2013年全球有色金属行业并购的优秀年度交易”,也是第一次。

最新消息显示,2014年7月1日起,力拓多元化及兼容委员会创会成员ste-fanieloader女士也将履新北帕克斯铜金矿业务董事总经理一职。这标志着北帕克斯铜金矿业务的多数权益过渡至洛阳钼业的最后阶段。

此后,豫企猎食澳矿的节奏越来越快,诸如豫煤矿业、裕兴泰矿业也纷纷开启了澳洲之行。

cmocminingptylimited新南威尔士50亿洛阳钼业2013年

强势杀入 豫企“抢戏”澳矿风云

据其介绍,澳大利亚的矿产资源十分丰富,有着资源“土豪”之称。其不仅是世界上拥有铝矾土资源最多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钛铁矿、金红石和锆石资源国,它们分别占有全球该项资源的32%、47%和41%,更是世界上最大的锌、铅和银资源国。其拥有的锌资源,占全球锌资源的比率为18%;其拥有的铅资源,占全球铅资源的比率为28%;其拥有的银资源,占全球银资源的比率为14%。

神火国际集团有限公司 布里斯班 2990万 神火集团 2007年

投资澳矿部分豫企信息一览表

河南中联矿业有限公司(西澳公司)珀斯1800万中联矿业2009年

去年的7月26日,洛阳钼业仅历时4个月,便以8亿多美元(折合人民币近50亿元)的代价,击败了包括老牌杠杆收购天王kkr在内的诸多澳洲本土及欧美著名矿业上市公司,从力拓手中购得澳洲北帕克斯铜金矿。

“澳矿是我们出海并购的优先选项。”5月18日,洛阳钼业董事长李朝春在回顾本次并购过程时表示,早在2008年,公司启动出海并购战略,杀入“澳矿”版图可以说是“五年磨一剑”的结果。

“这50亿花得很值!”李朝春告诉记者,洛阳钼业通过此次海外收购,在“抢戏”澳矿风云的同时,已成为国际性多元化矿业公司,资产组合也从原有的钼和钨扩展到铜和金,而在未来,澳洲子公司的业务将为集团贡献超过40%的收入和现金流。

深耕澳矿 本土化是关键

豫光(澳大利亚)有限公司墨尔本1186万豫光金铅2010年

中联矿业在澳大利亚的珀斯设立了独资子公司——中联矿业西澳公司,用于地质矿产的勘查和开发,并在南澳洲欧莱瑞地区探明一大型铁矿,铁矿石资源量2.3亿吨。这是河南省在澳大利亚发现的首个大型铁矿。

澳洲内陆荒原下富饶的矿藏引全球资本竞逐 资料图片

瑞澳资源有限公司珀斯6918万瑞贝卡控股2009年

但是,这并不妨碍澳大利亚仍旧是全球矿业投资的首选地。全球有名的矿业咨询公司贝里多贝尔表示,投资者对矿业税的征收所抱有的忧虑,因澳大利亚矿产的高质量和审批过程的透明度及舒适度而减轻。如果愿意从事政治风险投资的话,再没有比澳大利亚更理想的地方了。

挺进澳矿 河南一直在行动

澳大利亚坤谦国际能源有限公司昆士兰670万义煤集团2011年

上帝十分钟爱澳洲这片土地,遍地富矿,但对于中国及河南矿业投资者而言,要满载而归并非易事。

企业名称 城市 投资规模 投资 豫企 批准日期

根据在省商务厅备案的信息显示,仅在2009年和2010年2年间,便有中联矿业、豫光金铅、瑞贝卡和信阳钢铁4家豫企,分别通过不同的方式和路径,最终均成功在澳大利亚实现矿业布局。

而对于外来投资的态度,澳洲本地人的态度并不相同。北澳首府达尔文市一位叫做jasonwayne的市民告诉记者:“我们想卖的是牛奶,而不是奶牛。”这是因为澳大利亚人一直有种担忧,当年作为英国的殖民地,距离英国很远,怕法国人来抢东西,后来怕俄国人来抢,再后来怕日本人来抢,现在怕中国人来抢。

它们或圈地探矿,或公开竞价,或出资参股,或全资并购,竞相加入到“抢食”澳矿盛宴中去。但“买下”只是猎食澳矿的第一步,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可最终事实证明外界的顾虑是多余的,洛阳钼业不但买得起,并且做得到。在洛阳钼业不久前公布的2014年一季报中显示,公司一季度实现营收16.3亿元,净利润3.77亿元,同比大幅增长79%,这其中澳洲北帕克斯铜金矿贡献了1.4亿元税后净利润。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6mea.cn河北省定州市幕俺支付科技有限公司 - www.6mea.cn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