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城市
2020-03-19 04:0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从今年4月份开始,一场轰轰烈烈的“造城运动”正在延安市以超常规的方式进行。根据正在实施的“中疏外扩、上山建城”发展战略,延安市将通过“削山、填沟、造地、建城”,将用10年时间,最终将整理出78.5平方公里的新区建设面积,在城市周边的沟壑地带建造一个两倍于目前城区的新城。

“把山移掉再把深沟垫起来,这里盖楼的地基能好吗?”陕西延安28岁的出租车司机陈勇看上去是一脸的不解,仿佛全城的重担都压在他肩上。在他看来,上山造城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事。

延安除了石油、天然气等等自然资源,其实缺乏多样性实体经济的支撑。当地有学者认为,这类新城的效率和收益率会递减,最后很难达到预期的发展目标。因此陈耀认为,在建设新城的同时,必须加快发展多样性的能够可持续发展的经济,要发展综合经济体,实现产业的多元化目标,只有这样才能满足人口就业等问题,城镇化才有坚实的基础。详细

延安为什么要造地?对于普通市民来说,城市拥挤恐怕是感受最真切的原因。得益于石油产业,2011年延安市人均gdp突破8000美元,达到东部地区中等水平。在经济发展后,不断有新的高楼建成,车辆则越来越多,交通拥堵。高楼群也破坏了整体景观,影响红色旅游资源的开发。

延安新城的催生,似乎也在考验着城市建设本身的规律,一个城市,建成需要时间,一口气式的建成,本身就突破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城市建设规律。更何况,如此大规模建城,资金链条有没有保证,规划本身科学不科学,都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详细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社科院工业布局与区域经济研究室主任陈耀表示,西部的地理环境较特殊、城市建设中往往涉及到一定的削山,不通过这样的手段就没有办法扩大城市的建设空间,但是城市的推进速度和规模一定要考虑到资源环境的承载力,不同的地方环境承载力是不一样的。

在湿陷性土地上大规模建设城市,在世界上是一个难题,但经济社会的发展对土地的钢性需求,从客观上倒逼着执政者必须面对,必须加以解决。延安市推出“中疏外扩”、“上山建城”的城市发展新战略,应该从初衷上来说是值得肯定的。但如此大规模的建城,78平方公里的丘陵山区,岂止是小孩摆家家,一山一沟壑,平了在物理上来说可以用轻而易举来形容,但其“外科手术式”的做法对内在的生态系统的干扰,执政者和专家们又有多少考量?一座城市建在水道的下游,塌陷问题必须得到重视。地质条件和水文地质条件复杂,湿陷性黄土具有特殊的岩土结构特征和工程特性,同时又具有高填方、超大土石方量、建设环境复杂、相互影响因素多等特点,使得延安新区的工程技术问题突出。执政者和专家们必须认真对待、科学定案。

按照延安市城市总体规划,2020年延安城市人口将达到80万人,2030年将达到100万人。但缺乏平地,城市化举步维艰,发展受到极大的限制。

在这背后是延安的地理困境。在山沟中的延安是典型的线状城市,老城区最宽处也不足一公里。由于周围缺乏适合开发的平地,人均建设用地仅72平方米,远低于国家标准。一般城市半径每增加1公里,可增加的建设用地在1万亩以上;而延安的城市半径每增加1公里,只能增加建设用地不足700亩。

此外,很多居民仍住在山上的窑洞和平房中,易受地质灾害影响。平山填沟建造新城将有效地避免悲剧发生。(据观察者网)

延安提出,将把新区建成环境优美、适宜人居的现代生态园林新城。但还有人担心延安新城计划对环境的影响。如何在“削山造城”的过程中寻找到对人类有利又对自然界损害最小的平衡点?详细

更重要的是,除了考虑地方财力的问题、产业发展的水平和资源环境的承载力这三大要件之外,现在在城镇化的推进中,特别是在西部城镇化中存在一个认识误区。目前我们是把城镇化建设作为一个刺激经济、刺激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的手段来看的,只是一种短期的行为。但实际上城镇化是我们国家现代化建设的长期目标,不可能在短期内完成,所以一定要杜绝急功近利的短期化想法和行为。

陈耀认为,延安的情况比较特殊,它有石油产业作为支撑,所以财力状况比西部地区的其他城市要好一些,具备了发展的实力。但是如果城市规模过大,特别是山地建设的成本非常之高,所以也不排除有财政风险的可能性。

据称,延安的“削山造城”工程是目前世界上在湿陷性黄土地区规模最大的岩土工程,在世界建城史上也属首例。和很多城市化进程依赖于债务融资一样,延安新城建设的大规划也许潜藏了不确定的风险。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6mea.cn河北省定州市幕俺支付科技有限公司 - www.6mea.cn版权所有